天馨头条网

首页 > 文艺 >   电影学院的大规模“扩招” 是否真的影响了奥斯卡提名?

电影学院的大规模“扩招” 是否真的影响了奥斯卡提名?

2018-02-04 11:14:11 编辑:腾讯电影频道 阅读:9441 栏目:文艺

奥斯卡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2月1日报道(作者:Gregg Kilday)

当第90届奥斯卡提名在1月23日公布以后,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官员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随着四名黑人演员获得提名,电影学院最害怕面对的糟糕情况——“白人奥斯卡”被避免了,其它类别的提名中也展现出了多样性,特别是在最佳导演的提名中,《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的吉尔莫·德尔·托罗,《逃出绝命镇》(Get Out)的乔丹·皮尔和《伯德小姐》(Lady Bird)的格蕾塔·葛韦格都获得了提名。最佳摄影单元也通过提名首位女摄影师、《泥土之界》(Mudbound)的瑞秋·莫里森而创造了历史,该片的编剧兼导演迪·里斯,也成为第一位在最佳改编剧本类别获得提名的黑人女性。

在2015年创造了“白人奥斯卡”标签的April Reign警告说,这个标签中指出的问题仍然需要解决,她说:“直到我们不再谈论某某个第一,而且我们不能再指望一个传统上代表性不足的群体对一个特定的奖项类别做出贡献之前,我们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过她同时也说:“我相信我们今年看到的一些东西,是电影学院变得更加多元化的直接结果。”

格蕾塔·葛韦格凭借《伯德小姐》获得最佳导演提名

这也是电影学院内部的观点,为了招募更多的女性、有色人种和国际电影人,电影学院在过去的两年里邀请了1400多名新成员,现在一共有7258名活跃投票的成员。

但是,这种发展是否真的有所作为?由于没有透露数字,所以没有人知道有多少新老成员真的参与了提名过程。这些提名并没有拥抱惊喜和意外,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颁奖季的共识。

举例来说,最佳导演的提名就非常接近导演协会此前公布的提名,只不过电影学院用《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取代了《三块广告牌》(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导演马丁·麦克唐纳。这毫不奇怪,因为这两个群体的成员从统计学来说并不相同,电影学院估计其成员有28%是女性,导演工会的女性只有23.4%,电影学院的有色人种为13%,而导演工会则是10.8%。

丹尼尔·戴-刘易斯凭借《霓裳魅影》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

在演员类提名中,电影学院的选择大部分跟演员工会奖在一个月之前公布的提名相同,在总共4个类别的20位提名演员中,电影学院的选择跟演员工会奖有15个相同的——除了《水形物语》的奥克塔维亚·斯宾瑟以外,还有《霓裳魅影》的男主角丹尼尔·戴-刘易斯,《华盛顿邮报》(The Post)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以及《金钱世界》(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的克里斯托弗·普卢默,这三部电影都是年底前才开始向评委们展映,当时演员工会奖的提名已经宣布,因此这些没有入围演员工会奖提名的演员,后来成功进入了电影学院评委的法眼。

那么新的国际电影人的影响呢?“在我看来像是有更多的人给英国人投票。”一位奖项顾问指出,获得8项提名的《敦刻尔克》和分别获得6项提名的《至暗时刻》(Darkest Hour)和《霓裳魅影》,都是其中的受益者。

这个理论的问题在于,电影学院中一直都有很多的“亲英派”,虽然英国电影学院奖确实表现出对《至暗时刻》轻微的“本土偏好”,但他们并没有将《霓裳魅影》提名最佳导演或者最佳影片。

《凭空而来》没能获得最佳外语片提名

国际电影人的影响力,可能帮助阿涅斯·瓦尔达执导的《脸庞,村庄》(Faces Places)获得了最佳纪录片提名,因为她的这部影片并没有获得制片人工会或者导演工会的提名。但是,如果国际电影人真的在电影学院中的声音越来越大的话,那么他们最终也没能让黛安·克鲁格主演的《凭空而来》(In the Fade)获得最佳外语片提名,尽管黛安·克鲁格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影后殊荣。

随着电影学院继续推动“多元化”,未来几年的提名可能会呈现更为惊人的差异,但是这将取决于行业本身,而不是它的奖励机构必须做出的改变。

(翻译:嘟嘟)

分享:

微信